日期:
欢迎访问!
教学文档
 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教学文档 > 正文

檸檬水女孩_事件庫_觀點中國

发布日期: 2022-06-19浏览次数:

  美國女孩朱麗墨菲受卡通片的啟發,在母親支援下,自售檸檬水,體驗創業樂趣,卻屢屢遭遇衛生監督員阻撓,此事被經歷全過程的網友記錄下來,並以“美國法西斯分子是如何迫害小女孩創業熱情的”發至網路,由此引起熱議,在輿論壓力下,地方員已官親自向這名女孩的母親道歉,改女孩由此被親切地成為“檸檬水女孩”。

  不久前,小朱麗受卡通片啟發,央求媽媽帶自己開個賣檸檬水的小攤。儘管女兒只有7歲,但媽媽還是同意了小朱麗的要求。7月29日,俄勒岡州的摩特諾瑪郡照例舉行每月一次的市集,在媽媽的幫助下,小朱麗開始了生平頭一次創業:她們在一個畫家和一個賣包的攤位中間擺起了飲料攤子。正在等候顧客的小朱麗。小朱麗做得有板有眼,她用洗手液洗凈雙手,將瓶裝水和濃縮檸檬汁混合在一起,再用勺子盛入冰塊。沒過一會兒,她的生意就開張了。不少逛集市的人來到攤子前,花50美分就能買到一杯檸檬水,還能得到小朱麗的一個甜美笑容。 但開張僅僅20分鐘後,一名身著制服的管理人員便上前詢問小朱麗母女有沒有衛生許可。根據該州法律,臨時擺攤需要花120美元辦臨時衛生執照,如果拒不收攤就必須繳納500美元罰款。這令朱麗的媽媽十分意外,“我從沒聽説孩子的檸檬水攤也要辦許可證。”但她不願爭辯,打算收拾攤子走人。這時,周圍的攤販聚攏過來,他們認為管理員無權把小女孩趕走。他們建議母女倆向路人贈送檸檬水,同時接受他們的捐款。由於遭到周圍人反對,這名管理人員只得離開。

  不過,不久後,這名管理員又帶來了一名同事,再次要求兩人撤攤。這時,攤販們越聚越多,紛紛和管理員理論,氣氛開始變得緊張。朱麗的媽媽不願事態升級,乾脆收攤走人。當母女倆匆匆離開時,滿腹委屈的小朱麗傷心地流下眼淚。小朱麗的首次創業就這樣帶著遺憾結束,不過,“撤攤事件”卻沒有因此終結。當時見證了整個事件的商販中,有一名名叫麥克爾弗蘭克林的網上“名嘴”,他也是一個民間網站的成員。事後,弗蘭克林採訪了朱麗的母親,將採訪過程在網上播出。這立即引發美國網民的強烈反響,並很快得到了許多媒體的關注。幾乎所有的聲音都支援小朱麗,網民們紛紛討伐管理員用“官僚主義”扼殺了小女孩的創業熱情,不少網友還回憶起兒時的賣檸檬水經歷。網友們還幫小朱麗聯絡了贊助商,一家輪胎公司同意讓朱麗和她媽媽在其維修中心開檸檬水攤子。於是小朱麗的生意再次開張,這一次,由於市民和網友的大力支援,她賺了1838美元。朱麗説,她打算拿“第一桶金”和母親一起去迪斯尼樂園玩。迫於輿論壓力,當地政府也著手“滅火”。8月5日,摩特諾瑪郡的最高地方官傑夫科根親自給朱麗的母親打電話,正式向她道歉。他説:衛生檢查官員是在“照章辦事”,但他們同時也要有“專業的判斷力”,應該給小朱麗一個例外,“我不認為一個7歲小女孩的檸檬水攤子是我們郡面臨的最嚴重健康威脅。” 科根説:“對於美國兒童而言,擺檸檬水攤子是一件經典的具有代表性的事。我不希望關掉這些攤子。”他還表示,自己兒時就曾擺過檸檬水攤,他的孩子也曾這樣做。朱麗的媽媽則表示,她和女兒都接受道歉。據悉,科根後來還要求地方衛生檢查員在執行衛生法規時“倍加謹慎”,因為這部法律是為了促進商業,而非相反。

  不過,這場檸檬水引發的風波還沒有完結。為了更“大聲”表達對政府監管氾濫的不滿,弗蘭克林與其他網友們就在Facebook創建了一個“檸檬水起義群”。他們呼籲網友們在該郡8月底的市集上舉行“起義”,全都來無證擺攤,“和你們的家人一起來擺檸檬水攤子吧,不管是薄荷水、還是薰衣草,任何你能想到的都可以。政府會來管的,但我們不會走人,我們要讓整條街區都是檸檬水攤子。”截至8月13日,已經有819名網友承諾會參加“檸檬水起義”。弗蘭克林通過電子郵件告訴記者,他預計會有數百個檸檬水攤子“佔領”集市,他們都不會辦衛生許可,也不會出售檸檬水,而是免費贈送,只接受捐款。“我們不是想讓人們購物,最重要的是一種自發的氛圍。” 對於網民們“挑釁式”的“檸檬水起義”,科根坦言,如果上百個沒有衛生許可的檸檬水攤子出現在集市上,他不知道該如何應對。不過該郡的衛生部門負責人阿曼達弗利茲表示,政府仍然會負責集市的衛生問題,“如果有15000人來參加,就不再是個小規模的社區活動,而是地區性的事件,政府有責任執行食品安全標準。”她表示,對於自發的“檸檬水集市”,政府將在2周內拿出一個應對方案。

  引用摩特諾瑪郡的最高地方官傑夫科根的一些謬論供大家批判:衛生檢查官員是在“照章辦事”,但他們同時也要有“專業的判斷力”,應該給小女孩一個例外,“我不認為一個7歲小女孩的檸檬水攤子是我們郡面臨的最嚴重健康威脅。”據悉,科根後來還要求地方衛生檢查員在執行衛生法規時“倍加謹慎”,因為...

  檸檬水女孩朱麗不過7歲,就已開始創業,對於絕大多數美國孩子而言,和小夥伴在街邊賣自製的檸檬水、曲奇餅,往往是他們人生最早的“創業”體驗。中國的小孩子們,何時能有這樣的初體驗?

  筆者與眾多同時代人一樣,少時因生存原因在街頭賣過“檸檬水”,雖這樣的“創業”與美式“創業體驗”絕不是一回事,但面對當下越來越多中小學生們成天抱著書,沒有被鼓勵走入社會體驗創業,導致我們的小孩子脫離現實生活的冷暖,也讓他們無從體驗公民責任的厚重。